常见的「提出分手五大策略」

文/孙中兴

根据范洁利斯提的整理,柯迪曾经在一九八二年提出研究结果,把分手的策略归结为五项:正面语气(positive tone)、负面身分处理(negative identitymanagement)、说法(justification)、行为降温(behavior de-escalation)、降温(de-escalation)。

第一个策略是用正面的语气,可以道歉、表示遗憾,尽量不要伤害对方。「对不起,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久了,再也没有当初那样的感情,我觉得我们分手对彼此都比较好。」这就是一个基本上正面的语气,或许不是很冠冕堂皇也不是很花俏,但比较容易被接受。

第二个策略是负面身分处理,诉求的重点还是「分开比较好」,但是用负面表示的方式,例如:「我觉得跟你在一起,我们两个人都已经不开心了,跟别人出去反而觉得比较自由、放鬆。或许,我应该要跟别人在一起,你也去找能让你幸福的对象。」然后他回去就唱爱黛儿(Adele)的歌「Somebody Like You」这样,或是「下一个女孩也许会更好」、「分手快乐,祝你快乐,你可以找到更好的」一类的。

第三个策略是表达不满、解释分手原因。「你要问我为什幺跟你分手啊,我告诉你,你就是这种跋扈的态度,我早就受不了了。」「那、那你当初……」「当初我喜欢你,所以我愿意接受,现在我觉得你每次都这样,根本就是公主病!」「可是,你当初不是喜欢我公主病吗?你还说就是因为我是公主,你才是王子。」「我现在已经到了民主时代,我现在是议员!」有的人很有想法、很会掰,或者对这段恋情确实有很多不满要倾诉、而对方也是可以摊开来讲清楚的个性,那幺在真的必须分手的时候,这种策略或许也是个选择。

但常常也有同学说:「老师,我不太擅长表达,是不是很吃亏?我该怎幺办?」唉呦,那就是「我金憨慢讲话,但是我金实在」啊。不太会讲话的人,可以用行动来表示,也就是第四种策略:行为降温,逐渐避免亲暱的行为、减少相处的时间,就让那感觉随风而去。

不过我还是建议,你们要诚恳地找个时间讨论。有些人想要分手,就开始避不见面—以前都会见到的,忽然间消失不见;以前可以去堵他,忽然间发现他走路绕道,完全no show,电话呢也不打也不回,你写什幺给他,他都装作:「啊,对不起,我手机掉了。」跟你来这套。「明明LINE 已读了,你还说你手机掉了!」你就很生气。「掉在我爸妈那里,上次回家的时候忘了带回来。」这叫手机掉了吗?有时你也会发现字彙的新意义。

可是这样到最后,即使让对方知难而「分」,也会留下很不愉快的经验,分寸要自己拿捏得很清楚才可以。

最后一个分手的策略是降温,就是直接坦白地结束,告诉对方要放下、冷静一段时间,也许将来还会在一起等等。

策略五花八门,有哪些共同因素?

研究「分手策略」的学者前仆后继,提出的观察和理论越来越丰富,你看,难怪讲分手的通俗书籍会大赚。传播学者贝克斯特(Leslie A. Baxter)在一九八二年的研究中,观察出三十五种分手策略,我们在此不逐一细数。不过,他也在当中归纳出四种经常出现在分手过程中的因素,又可以用「直接/间接」、「自我取向/他人取向」

两个向度来划分为四类:

常见的「提出分手五大策略」

在图里第一象限的是退缩/迴避(withdraw/avoidance), 这种态度比较保护自己、不愿意直接处理,就是儘量避免面对关係的终结。很多时候,关係半死不活、「挂」在分手边缘的情侣,其中一方可能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,一直追问:「你最近是不是有别人了?」另一半却爱理不理:「哪有。」再问下去:「那你最近怎幺很少跟我见面?」「就期中考啊/赶东西啊。」

表面上看起来,你有问他有回答,没有争执也没有明显的不满,但它有没有达到沟通的效果?当然是没有。

当一段感情已经毫无生气、接近植物人的状态,你可以帮它接上叶克膜、插鼻胃管和呼吸器,或许还可以撑一阵子,但是这样一直逃避去面对真正的问题和现实,感情也不会活过来啊!

在第二象限的是操弄策略(manipulative strategies),有意操弄对方来终结关係,比如自己摆烂,让对方很生气,气到后来说:「我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没有前途!」因而赚到这句话,懂吗?

以前有些电视节目,会设计一种游戏,请参赛者打电话给一个完全被蒙在鼓里的朋友,然后在五分钟之内,要让对方讲出特定的一句话;参赛者经常在电话里跟对方凹凹凹,凹到他讲出那句话就赢了,好像还可以赚到奖金—这就和抱持操弄策略心态的人一样,你操控对方,让对方主动提出分手。

好莱坞有部爱情电影叫《绝配冤家》(How to Lose a Guy in 10 Days),讲的是一个女性编辑挑战在短时间内交到男朋友,又在十天内把对方甩掉的故事。剧情的论调就是,只要让一个男人讨厌妳、主动提出要分手,你就可以走得乾乾净净—「是你说要分手的喔,不是我说的喔!」把责任撇得很清楚,然后潇洒地迈向夕阳前进。

所以很多抱持操弄心态的人想要分手就开始摆烂,烂到对方受不了而提分手,或许是很轻鬆,在道德上心理上比较没有罪恶感,但对对方造成的伤害和煎熬,会让这段感情很难好聚好散。

在第三象限的是正面语气策略(positive-tone strategies),这和我们在前一段提到的正面语气很类似,主要是关心对方的情绪反应,所以要以正面的方法讲开分手的问题。「我们两个在一起啊,没有前途的,所以可能我们分手是对双方都好。」用这样正面的方式直接处理问题。

最后一个就是公开对质(open-confrontation strategies),简称「踹共」策略,两方都摊开了讲,直接面对关係的终结,大家一起面对现实。

不管你是倾向正面好言相劝,还是约出来一次说清楚讲明白,在柯迪等许多学者的研究里都发现:对一段感情投入越深,或是双方的人际网络重叠越多(例如班对、办公室恋情或青梅竹马),在选择分手方法的时候,越偏向「降温」或「正面语气」等相对温和、为对方着想的方向。

本文出自《学着,好好分》三采文化出版

常见的「提出分手五大策略」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你可能喜欢的: